美高梅官网,美高梅官网下载

《清涧县志》第七编 农 业 第四章 种植业(2)
发布时间:2019-04-24 17:18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: 来源:《清涧县志》
 
第七编 农 业   第四章 种植业    

第二节 果品·桑蚕

    果品栽培
    本县土地广阔,土质、气温适宜,光照充足,雨量适中,果品生产条件得天独厚;苹果栽培条件可与世界名牌优质产区美国华盛顿州媲美。果品生产约有3000多年的历史,现有胡桃、李子、樱桃、桃、杏、梨、白梨、杜梨、花红、苹果、海棠果、山楂、蕤核、马蕤蕤、多腺悬钩子、酸枣、红枣、葡萄、沙棘、石榴、柿子和君迁子等果木22种(不含盆栽花木)。其中栽培种18个,野生种4个;乡土种(含野生)14个,引进种8个;鲜果种20个,干果种2个。计上百个品种,其中栽培种约占93%,野生种占7%;乡土种、引进种各占50%左右;鲜果种约占98%,干果种占2%。
    50年代前,皆为乡土种;除红枣、桃、杏有部分果园外,多零星种植。1949年,果品总产202.2万千克,1953年216.6万千克,自食为主,商品率甚低。1954年引进欧洲苹果,之后胡桃、柿子同葡萄、桃、梨等新品种及栽培技术不断引入。1965年,全县有果园3.2万亩,其中红枣3.18万亩;总产344.9万千克,其中红枣337.5万千克。1975年,果园总面积达8.36万亩,其中苹果0.98万亩;总产493.2万千克,其中苹果11.8万千克。80年代,果品、特别是红枣和苹果的经济战略地位提高,被列为拳头产品。县委、县政府重视解决果木承包中的现实问题,低产果园改造初有成效,果品生产蓬勃发展。苹果除红黄元帅、大小国光等骨干品种外,又引入秦冠、富士等新种。清涧苹果,色艳、味浓、质优,耐贮耐运,可周年供应市场,颇为抢手,一直畅销西安、北京、广州、甘肃、宁夏、山西、内蒙等地,商品率达80%以上。1988年,16.15万亩水果总产773万千克,其中5.85万亩苹果收获200.5万千克。1990年,全县拥有果园174213亩,其中红枣100011亩,苹果70099亩,梨1113亩,葡萄338亩,杏566亩,桃1704亩,其他果木392亩;总产871.1万千克,其中红枣628.4万千克,苹果207.3万千克,梨17.8万千克,葡萄1.6万千克,杏4.5万千克,其他果品2.1万千克。总面积和总产均占榆林地区第一位。师家园则、下二十里铺、乐堂堡、老舍窠、石嘴驿、郝家墕、东拉河、李家塔、折家坪等乡(镇)已成为本县苹果生产基地。著名产村有惠家石、贺家岔、李家沟、大岔则、陈家山和崔家沟等。
    桑蚕生产
    栽桑养蚕 清涧蚕桑业历史悠久,远在清乾隆年间,业已兴盛。举人贺湖曾在一首诗中生动描绘了当时农民养蚕的真实情景:“东家西家罢来往,晴日深窗风雨响。……新妇守箔女执筐,头发不梳一月忙。”其以“东乡为多,他乡不及”。1918年,全县产茧4.85万千克,位居陕西第三。后最低年产不足0.5万千克;建国前夕,仅有桑园百余亩。
    新中国诞生后,本县兴桑养蚕实绩斐然,涌现出寺墕里、陈家坪、邵家坪则等一批先进村及黄凤娥等一批养蚕能手。因对蚕桑事业认识不足,政策多变,具体工作曾几经坎坷。建国初,各地桑树零星分布,无成片桑园。1949年全县生产蚕茧1.9万千克,1952年下降至0.4万千克。1955年有桑园200亩,产茧1万千克。1958年,桑园面积增至1000余亩,蚕茧产量达3.6万千克。之后,毁桑建田,破坏较大。1958~1963年,全县累计栽桑900亩,毁桑1200亩;1962年产茧仅0.7万千克。1964年,县委、县人委发出“全县队队实现百亩桑,大打栽桑养蚕翻身仗”的号召,当年新建桑园8000亩,产茧3万千克。1966~1967年,全县毁桑3600亩,1969年产茧量降为2.2万千克。1970年,重提“队队实现百亩桑”的口号;1972年秋,在石嘴驿、乐堂堡、折家坪、李家塔公社复行百亩桑栽植。1973年80个大队和26个林场实现百亩桑,全县桑园面积扩大为2.35万亩,在管理上,采取施肥、防虫、嫁接等措施,技术员蹲点包社,督促指导。1977年,蚕茧产量上升为3.42万千克。1978年后,蚕桑业开始滑坡,成片桑园被砍伐,产茧量下降。1980年后,县政府制定《严禁砍伐桑林的若干规定》;1982年提出“人人栽桑,户户养蚕”的口号,并确定李家塔、折家坪和乐堂堡3个公社为蚕桑重点社。1983年,县政府安排落实1985年建成产茧万斤、1990年产茧5万斤的乡(镇),由副县长带领40人赴石泉参观学习,当年栽桑2.37万亩,创历史最高记录。1984年,全县桑园面积达4.87万亩。但因茧价过低,产量下降,新栽桑园严遭毁坏。1985~1987年,毁桑2.89万亩。1987年以来,随着茧价提高,产量开始回升。1988年,全县养蚕1500张,产蚕2.9万千克。1989年,陕西省把清涧列为15个蚕桑基地县之一,县政府制定《美高梅官网,美高梅官网下载:蚕桑生产发展的规划》,确定李家塔、店则沟、东拉河、下二十里铺、双庙河、老舍窠、乐堂堡、石嘴驿、郝家墕、折家坪10个乡(镇)为蚕桑基地,成立基地建设办公室,制定奖励办法和优惠政策。是年,全县桑园27944亩(亩密度60株),产茧35.4吨。1990年桑园面积调整为4930亩(亩300株),产茧29吨。
    制种 1952年前,本县所用蚕种由蚕农自制。土种蚕体弱,饲期长,产量低,茧质差。1953年,开始淘汰土种,从江浙引进改良种,在店则沟建立催青总站,统一催青后发放。1958年,陕北第一家蚕种场——清涧蚕种场建成,1959年开始制种,从此不再从外地调种。同年,该场试养云汉和华九各20克,首产蚕种718张。1960年养原种80克,生产1374张。1961~1965年,年饲养原种300克左右,约产种5000张。1966年养种800克,产种1.25万张。1967年养原种1千克,产1.92万张,除供榆林、延安两地区外,还供关中、商洛等地。之后,陕西提出“以销定产”,本场蚕种只在榆林地区销售,年销3000张。蚕种价格低,每张仅2元,制种大量亏本。1976年,县委决定蚕种场割掉桑园270亩,毁桑栽果,建立县园艺场。1985年,制种量降至2110张。1985年,蚕种每张价提到4.5元,1986年提为6.5元,1988年增至15元。场内引进新品种青松浩月、陕蚕2号。1989年制种3533张。1990年生产蚕种4000余张,另同吴堡砖窑山村合作制种9000张。
表7-13 清涧县建国后部分年度蚕桑生产统计表
    单位:万亩、吨

			

 


表7-14 清涧县1949~1990年农业产值统计表
    单位:万元

			


			    续表
			

			

 

第三节 农技农艺

    耕作制度
    撂荒 又称抛荒,一种让耕地休闲、提高地力的原始耕作方式。弃耕之地一般为多余的瘠地、远地,休歇期或3~5年,或5~10年。此制盛行于50年代前,之后荒山荒坡植树造林,人均耕地减少,撂荒罕见。
    连作 亦称重茬,据说春秋战国时由商周的轮荒制演变而成。即一年或数年内,在同一地块上重复种植同一作物。小麦、棉花、水地蔬菜等作物均有连种之习;冬小麦少则5年,多则10年数十年;南瓜连植,有在50年以上者;民间素有“老麻子重茬站上捋”之谓。谷子最怕重茬,“重茬谷,抱住哭”。大豆、高粱、糜子、马铃薯、西瓜等作物一般不连种。今连种的主因是耕地到户,数量较少,调配受限。
    轮作 俗谓倒茬。产生于连作之后,系对连作的“否定”,一种较为理想的农作制。科学轮作,可恢复和提高土壤肥力,防除病虫、杂草,提高作物产量和品质。境内基本形式为:冬小麦~豌豆(大豆或扁豆)~高粱(豇豆或绿豆)~谷子(小豆或绿豆)~豌豆或扁豆(大豆),小麦~马铃薯或荞麦~大豆~高粱~谷子,小麦~豌豆(大豆)或西瓜~糜子或谷子、马铃薯、荞麦,大豆~葵花~玉米,马铃薯~糜或谷~玉米,大豆~葵花~糜或谷。粮草轮作技术,早为农民所掌握。60年代后,实行“五草五粮”(苜蓿、粮食作物各5年)、“二草三粮”(2年草木犀,3年粮食作物)。
    集体化时期,土地集中使用,作物易于安排,轮作较好。实行生产责任制后,作物安排余地缩小,重茬屡出,川道地区尤著。
    间作 同一地块同时种植两种或两种以上作物,异科结合,高低秆结合,主田辅田(带田)结合;粮与粮,粮与油,粮与菜,粮与林,粮与草,棉与油,草与林相结合,可防止缺苗断垄。如高粱带豇豆或绿豆、大豆,谷子带绿豆或小豆,糜子带小豆,玉米带菜豆,豌豆或扁豆带大豆,棉花带芝麻。间作基本形式有两种:一为不分株行距的混种,多用于糜谷、豆类;一为两种作物间隔、等距种植,如高粱、豆类。间作昔日多用于山坡地,70年代以来水坝地高粱、玉米无带田,谷子、大豆等也多专种(顾种)。
    套种 为解决茬口矛盾,提高复种指数,增加单产,后季作物插种于前季作物的株、行间或畦间。70年代,无定河、清涧河川道地区套种组合有小麦与玉米,夏洋芋与高粱,夏洋芋与玉米等,亩产500千克以上。80年代以来,水利失修,水地起旱,套种面积锐减。
    复种 因自然条件所限,境内作物多一年一熟,除蔬菜外,复种指数很小。冬小麦或豌豆收获后,种糜、谷(小日月)、荞麦、马铃薯;夏洋芋收获后,种糜子、荞麦;糜、谷、马铃薯收获后,回茬冬小麦。寒露后所种仅发芽不出苗的冬小麦,老农称之抱蛋麦子。谚云:“抱定了打一石,抱不定连根烂。”
    栽培方式
    整地 昔日,耕作粗放,除麦田、棉田、南瓜地和部分菜地外,多数硬茬入种,播种前不进行翻整,有的甚至一攀([pǎn];用锄或镢顺地面浅翻)了之。60年代以来,高粱、玉米等高产田均进行深翻。麦田一茬1~2次,其他为1次。工具有犁、镢和拖拉机等,以畜力为主,讲究者套二犁,深度达30~40厘米。60年代始行机耕(雇用外地),面积很小。1976~1978年,全县年机耕5.02万~5.47万亩,约占年耕地的6.37%~7.02%,为历史最高记录。深翻后适时耙耱,碎土保墒。
表7-15 清涧县部分年度机耕面积统计表
    单位:万亩

						


						    播种 传统方式有耕([jī];用犁,为播种的基本方式)、埯(用锄或镢)、打(将糜子等撒于已垦的荒地,用镢头粉碎土块、埋盖种子)、插(用锄或镢开挖窄隙,多用于套种或补种)、攀(多用于种菜或补苗)。下种方法为:撒(用于糜谷和大麻等)、点(将种子等距点入犁沟或穴窝)、纳(种子搅入基肥中,用手纳入)、溜(用于条播)。
    密植 60年代后,推广合理密植技术,作物普遍改疏为密。高粱每亩留苗0.4万~0.5万株;谷子原不足0.2万株,后增至0.8万~1万株,产量成倍提高。
    抗旱种植 60~90年代,本县推行了几种行之有效的抗旱种植技术。(1)坑田。1967年,全县推广保肥保水的坑田种植技术。要点是:在缓坡地上,从上往下用镢头掏鱼鳞坑,个个相套。掏坑时先刮开表土,掏深0.5米左右,培好塄,后将表土返坑。每坑种高粱5株。(2)“两法”种田。1982年学习延安“两法”种田经验,全县推广,约增产15%~20%。水平沟种植法是在秋翻或早春翻过的缓坡地上,从上往下沿等高线套二犁开沟,顺犁沟下种施肥。沟距0.5~0.7米,株距根据作物种类而定,可保水保肥。垄沟耕种法一般在坝地、旱川地和平台地采用。开沟起垄,垄距0.8米左右,顺沟下种,覆土镇压。中耕时倒沟换垄,使作物沟种垄长,抗旱增产。(3)地膜覆盖。为80年代以来本县推广的一项新技术,多用于玉米、西瓜、甜瓜、蔬菜、烤烟、花生等作物,可改善土、水、肥、气、热状况,增产效果显著。基本方法:精细整地,施足底肥,然后栽种。(4)温室和塑料暖棚。用于蔬菜和玉米等生产,保温保湿,多见于城川。(5)借墒入种。在底墒较好的情况下,深开沟,浅覆土,或者刨过干土,下种于湿土内。(6)担水抗旱。干旱严重,迟迟不雨,掏钵浇水,点籽入种。(7)催芽早播。种玉米前,用60℃温水浸种,然后堆置热炕催芽,露白后(4月1~6日尤宜)趁墒入种,禾苗可避免伏旱威胁。
    间苗中耕 间苗(小锄),讲究及时,特别是糜谷,“糜锄两耳谷搜针”。夏季作物锄1次,秋季作物2或2次以上。中耕锄草,崇尚伏天,“伏里鸡跑过,强出秋后好锄过”。
    肥料
    农家肥料 清涧山崇坡陡,土壤瘠薄,农民家家有厕所、畜圈,重视积肥。古代,先民早已用人畜粪尿和草木灰肥田。民国时期,掏崖溜畔,挖积壮土,虽予农田增加有机质,但有害生态,不足为取。建国后六畜渐兴,肥料有增。60年代,推行羊圈上山,方便了积肥、驮运。70年代,大种草木犀;每年秋冬之交,兴师动众,广积肥土,粉碎秸秆,成效可观。80年代,化肥使用较多,对农家肥有所忽视。境内农家肥来源广,易积累,其包括人粪尿(茅粪)、厩肥(牛、驴、骡、马、猪、狗等粪便)、绿肥、秸秆、豆豆饼、动物油肉和灰土(草木灰、垃圾土、古坟土)等。人粪尿和羊粪是本县主要农家肥料,前者适应于粮油瓜菜各种作物,既作基肥,又可追肥;后者种小麦、高粱尤佳。猪狗粪多施于瓜田,鸡鸭粪用于水田蔬菜。用煮熟发腐的猪獾油肉作小麦底肥,效果甚好。南瓜结果后,在根部叶茎内滴润蓖麻油30克左右,加上其他相应措施,瓜大且粘。1957年,舍峪里村民刘金书用此法种瓜,最大者12.95千克。
    70年代前,广种薄收,除小麦、高粱、玉米、豌豆、瓜类和部分蔬菜外,其他作物多甜子入种,新开荒地、新引麦地、边远山地不施或少量施肥;坡地,亩施肥一般约200千克。70年代后,水地亩施500~600千克,坝地200~300千克,梯田300~400千克。80年代以来,大豆、马铃薯和谷子等作物均施基肥。农家肥使用的主要方法有撒(基肥撒于地面,后翻入,多用于糜谷等作物)、纳(用手等距施入犁沟)、滚(用人粪尿等拌种称滚子儿,多用于小麦、荞麦诸作物)、奶(即追肥,雨后或灌溉时,将大粪舀入或稀释灌入窝穴、田畦,常用于瓜菜或水田高秆作物)。
    化学肥料 本县所用化肥,全赖外购,种类有尿素、硫酸铵、硫酸钾、硝酸铵、硝酸钾、碳酸氢铵、过磷酸钙和复合肥等。1955年推广硫铵时,农民半信半疑,颇为冷淡。60年代引进尿素,追肥效果甚好,倍受垂青,化肥遂被接受。1969年全县共用化肥832吨,其中氮肥790吨、磷肥42吨。70年代大面积使用,1979年为4707吨,其中氮肥4396吨、磷肥311吨。碳铵多作基肥。80年代,农村普遍用碳铵和过磷酸钙作基肥,化肥用量大增,1989年高达10398吨,其中氮肥9484吨(含尿素2265吨),磷肥810吨,复合肥104吨。翌年,总用量为10224吨,其中氮肥9297吨(尿素2078吨),磷肥681吨,复合肥246吨。
    植物保护
    病虫害防治
    病虫害 境内发现主要病害129种,其中粮食和经济作物60种,主要为小麦叶锈病、条锈病、秆锈病、寸钵病(黄矮病、红矮病),高粱黑穗病、紫斑病,玉米黑粉病、丝黑穗病、大斑病、小斑病,谷子白发病、黑穗病、谷瘟病、红叶病,大豆霜霉病、叶斑病、紫斑病,马铃薯晚疫病、环腐病、病毒病,番薯黑斑病、软腐病,花生锈病、花叶病、根腐病,向日葵锈病、列当病;瓜菜作物44种,主要为白菜软腐病、霜霉病,甘蓝腐烂病,番茄早疫病、晚疫病、脐腐病,茄子轮纹病、黄枯矮病,辣椒青枯病、落叶病,瓜类霜霉病、白粉病、炭疽病、枯矮病;果桑25种(详8编4章、9编5章)。
    据调查,县内有各类主要害虫105种,其中粮食作物64种,主要为小麦蚜虫、麦秆蝇、麦蜘蛛、叶斑条蝉、冬麦穗夜蛾,高粱条螟、高粱蚜,玉米螟、玉米蚜,粟灰螟、粟茎跳甲,大豆食心虫、豆蚜、二十八星瓢虫、东方金龟子,块茎蛾、白条芫菁;蔬菜15种,主要为菜青虫、钻心虫、菜蚜、黄瓜守、葱蝇;果桑30种(参4、8、9编)。其中杂食性害虫有粘虫、蝗虫、小地老虎、沟叩头虫、麦根蝽象、甘蓝夜蛾、蝼蛄等。
    防治 轮作、锻畔(刮除麦田等塄畔杂草)、捉虫、选种、暴晒种子、砒霜(地药)拌种、菜株撒灰诸法,古已有之,虽有一定作用,但不解决根本问题。旧中国时,在严重病虫害面前,农民束手无策,听天由命。清顺治四年(1647),飞蝗蔽日,禾苗几尽。
    新中国成立后,各级人民政府重视植保工作,积极宣传,培训人员,购进机械、药品,在开展人工防治的同时,进行化学、物理和生物防治,成效显著。50年代初,发动群众掏谷茬、捉路虎,使用手动喷雾喷粉机具及六六六、滴滴涕等农药。1959年,成立九县植物病虫害联防委员会,由绥德、子洲、吴堡、清涧、延川、子长、延安、志丹、安塞轮流主持,互通情报。60年代始,在县级农技人员指导下,下刘家川、石台寺、枣林则沟、寺墕里和黄沙峁等村,用1605、3911等农药浸种防治地下害虫,用1059、乐果、辛硫磷消灭茎叶害虫,效果良好。70年代,建立健全基层测报组织,加强对病虫害的观测、研究;普遍用赛力散、769等拌种,预防高粱、谷子黑穗病。80年代引进高效低毒低残留新农药溴氢菊脂、磷铵、亚铵、农抗769等,六六六、敌百虫等残留期长、易于污染的农药渐被淘汰,全县防治面积达30万~35万亩,挽回粮食损失30万千克。1988年,全县使用农药4732千克;1989年,大型植保机增至32台;1990年,农药使用量为4025千克。
    农田灭鼠
    农田鼠害是粮食增产的一大障碍。清康熙六十一年(1722)秋,黄鼠食苗,禾苗几尽。县内农田鼠害主要有鼠兔、花鼠、岩松鼠、黄尾巴老鼠等,农民常用刨窝、拍压、水灌、安放毒药等办法消灭。60年代以来,主要用磷化锌、敌鼠钠盐等鼠药配成毒饵,投放田间地畔。
作者: 来源:《清涧县志》